贝壳为什么触动了杨国安?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唐汉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几乎一夜之间,“社区团购”成为各大互联网巨头们跑步入局的新赛道。

这种所谓的“打通距离消费者的最后一公里”,被普遍解读为“不给小商小贩活路”,并因此被口诛笔伐。

但可以看到,对社区团购的争夺,已然显现出当年“千团大战”、出行领域“百亿补贴”的迹象,据说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三毛钱一个鸡蛋”“9分钱一颗大白菜”的极限菜价。那么,这些互联网巨头到底在争什么?

产业互联网的秘密

实际上对这些风光无二的巨头来说,其实选择并不多:作为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巨无霸,社区团购几乎是最后一个流量入口,也因此被视为权力版图重构的最后一次机会。谁掉队谁完蛋。

而如果能够把握住社区团购最后的红利窗口,不仅意味着夯实了自己当前的江湖地位,而且还沉淀了更加多元的数字资产,为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数字化转型做好准备。

简而言之,这些饱受抨击的企业正在通过社区团购为迫在眉睫的数字化转型,收集足够的筹码。

把范围从这些为了社区团购而争得头破血流的企业扩大来看的话,不难发现一个现象——转型正在成为多个行业头部企业的高频词。

除了引发业界震动的腾讯930,包括海尔、平安证券等都在推进自己的数字化转型,这其中既包括技术、基础设施的调整,也包括组织架构的调整,有些转型初具成功的企业已经在引领行业的新一轮变革,比如汽车行业的特斯拉、大众等等。

限于行业差异,头部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的路径有所不同,但目标几乎一致:站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尾巴上,为产业互联网时代进行先期布局。

其中一个有趣的细节在于,以“杨三角”理论著称并在“腾讯930”组织变革中扮演关键角色的管理学者杨国安,也对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企业产生了兴趣,这个企业就是居住服务领域的顶流——贝壳找房。

“杨国安+贝壳”的组合,带给这个高度垂直行业最大的想象之一,就是足以窥得已经达成了广泛共识、但却缺乏具象认知的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所有秘密。

对于贝壳的“重资产”,杨国安认为非常特别。“这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行业,服务非标化,而且劳动密集、重资产,能够用数字科技将其标准化,这非常有趣”。

正所谓“距离互联网最远的行业,可能离未来最近”,对于贝壳来说,其已经触摸到了垂直行业产业互联网的脉动规律。

从链家到贝壳,也许就已经点明了一件事:左晖一直想做的就是基础设施,而且是以数字化转型的方式。这也是新基建。

某种程度上,这也跟贝壳的前身链家有关——这算是一种基因,也是很多企业家创业的初心——从决心改变一个行业开始。

一个企业凭什么引领行业?

企业家或者创业者最大的一个特质就在于,面对一个行业的痛点,或者潜规则,多数人的选择是从愤怒到默默接受,而企业家却会选择去改变现状。所以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创业的初心,就是要改变某个混乱无序的行业。

左晖,就是这样的。

他创立链家(贝壳的前身)的初衷,就是因为自己在租房时接连被骗。

这给链家和后来的贝壳奠定了一个基调:从一开始,链家就与其他中介截然不同——从不吃差价,到真房源,再到资金监管先行赔付,链家的每一记重拳瞄准的都是这个行业最痛的那几个痛点。

数万亿的市场,这个行业是如此之大,肯定也有其他中介也想改变行业,但只有链家把这个角色一直演绎到了最后的贝壳,并且从未改变过。

“先竖再横”,从纵向到横向扩展,这让贝壳成为行业的一股清流,并因此获得品牌溢价的大幅提升,在一些房产交易市场不规范或者不发达的地方,人们甚至愿意花更多的钱,来获得更具价值的服务。

在为这个行业树立了标准之后,贝壳标准在不经意间成为这个行业的最高标准。

这还不是全部。

对房产行业的一些投资者来说,甚至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链家开店的地方,往往都是成交活跃、回报有足够保障的潜力区域。

居住服务开始影响二手房资金流向,一些之前看不真切但却真实存在的价值,开始外溢了——未来会不会影响上游开发商的拿地开发策略?

没有人去想,但绝对存在这种可能性。

某种程度上,这与产业互联网的愿景高度接近:需求端开始影响生产端。而当链家转型成为贝壳找房,成为居住服务领域最大的垂直平台、并迭加了大数据等技术带来的数字化工具后,整个产业链条的内在逻辑开始具像化。

简单来说,当一个用户发出一个请求后,贝壳给予的回应都是最匹配这个用户诉求的推荐房源,这个过程完全智能,而智能底层逻辑基于行业最大的数据源“楼盘字典”。

相比海尔所在的家电、平安证券所在的证券等行业,这些企业推进的数字化进程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头部企业自身对于行业未来的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理解,但是在贝壳,影响的绝对是行业——贝壳标准就是行业标准。

这就回到了刚才的那个话题——产业互联网已是共识,但不是所有企业自己推进的数字化转型就一定代表了正确的方向,也许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居住服务行业的贝壳找房——左手用户右手房源,中间还有以“楼盘字典”为代表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来串联。

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将其形容为拼图,“产业互联网会产生很多线上线下的结合。贝壳的工具和技术能够推动线上线下形成更好的合作、融合、共生,(结合前)每一方都是不完整的,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拼图”。

这让贝壳找房甚至成为了一家“技术驱动型企业”,也因此引发了广泛好奇,其中包括腾讯930变革的重要操盘手杨国安。

从行业龙头到“赋能者”

作为中国少有的管理学家,以及长期研究互联网头部企业发展趋势的大咖级人物,杨国安为什么会突然对一度以重资产模式运营而知名的贝壳找房感兴趣?

看看“新基建”里出现的一大波互联网巨头的名单,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了——腾讯云、阿里云、百度云都在“赋能”各个地方,以及行业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他们自己扮演的也是基础设施的角色。

这是企业版本的“阿波罗计划”或者“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前者曾经带动超过2万家企业、200多所大学、80多个科研机构,以及超过30万人参加该计划,其科技成果至今还在影响人类继续实施探月工程——比如不久前的嫦娥五号;而上世纪90年代初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直接推动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甚至我们这篇文章的写作还有呈现方式,都是互联网大潮带来的结果。

也正因为如此,包括杨国安教授在内的管理大师,才会对贝壳找房通过数字化转型可能开启的产业互联网大门,充满浓厚的兴趣——尽管贝壳的运营模式还相当“重”。

某种程度上,房产交易以及更大范围的房产行业,就和汽车一样,作为大宗消费品,可能是最难互联网化的孤岛之二,他们有自己的体系,而且人海战术依然有效,所以相对于高科技公司的轻资产模式,这两个行业甚至还都具备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典型特征。

但是变化已经在发生,而进化的机会也正在于此——这个窗口跟华为从通讯行业切入手机行业,直接面对C端消费者后发掘出的新价值有相像之处——在那之前没人想到华为怀揣变身为手机巨头的梦想。

就像现在苹果公司继续推动汽车项目一样——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尽管汽车也是一个典型的传统行业,而苹果的目标显然是将其数字化,就像是把手机从传统功能机时代带入智能时代一样。

“从行业龙头,到主动转型做行业赋能者”。这是杨国安对于贝壳的判断。

贝壳的优势在于:

一是很早就开始注重数字化,通过数字化转型打下了非常完备的基础设施。早在2018年5月,贝壳就宣布,其2008年起投资6亿元建立的房屋信息大数据库——“楼盘字典”记录真实房屋数突破1亿,覆盖中国135座城市的25万个小区,惠及50%以上的中国城市人口。

到现在,贝壳的楼盘字典实现了近2.3亿套房源信息的数字化和标准化。起初,左晖的“楼盘字典”是为解决假房源问题,但却意外启动了远早于行业的数字化进程,为未来的数字化转型打下了坚实基础。这让人多少有些感慨。

二是在没有标准的行业里建立了“三大标准”——成人的标准,物的标准和流程的标准,让消费者体验更好,让经纪人的从业时间更长,这两个奠定了流程的专业化标准推广。

三是贝壳的开放式生态建设,倒逼行业的所有参与者提高自身的服务标准,提出ACN开放合作网络,通过经纪人的贝壳分等工具践行标准。通过构建ACN网络,使房源信息充分共享,将经纪服务流程标准化、模块化,促进交易达成与效率提升。

四是在流量方面,向行业开放后的贝壳也作为这个垂直行业的统治级的存在(年交易额GTV达到2.4万亿),构建了自己的私域流量,甚至还形成了这种认知:公域流量只要产生与居住服务相关的需求,首选就是贝壳找房。

五是背靠产业基础让贝壳的数字化转型,也就是所谓的智能化成为可能,而且具备了影响上游房地产开发建设等远端产业链的潜质——贝壳的数据能够推动整个行业链条的资源优化配置。

这正是产业互联网的题中之义。

在他看来,贝壳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案例”。从链家到贝壳,从自营到加盟,再加上开放生态平台后,商业模式变化的背后是利用数据和科技,使得数字化转型更顺利,把一个典型的服务非标化、劳动密集、重资产、线下低频的传统行业数字化,实现了效率提升的同时,用户体验也获得了飞跃,并成为服务和流程更加标准化的平台。

而且贝壳的影响力甚至还要更大——类似于海尔这样的数字化转型,其只是局限于自己上下游的配套企业之间的生态协同,还不敢言自己的转型就代表了行业的发展趋势,但是贝壳得益于庞大的数字资产和在行业内几乎唯一的交易体量,能够直接推动行业制定标准,这让贝壳的智能化未来充满了想象力。

未来的商业,一定是长期主义者和价值主义者获得胜利,而贝壳就是典型的代表。

行业“赋能者”的价值

这种想象力带来的产业互联网愿景,在于贝壳将会创造属于一个时代。

与前身链家生于乱世、并立志实现由乱到治的创业初心不同,贝壳找房在把企业标准上升到行业标准、并掌握了数字化工具之后,正在开创一个贝壳的时代。

就像很多消费者在京东或亚马逊买书那样,搜一本书时,平台会智能化推荐相关书目。在贝壳上,目前用户同样能感受到一个细节,自己在找房源时能够获得最适合自己需求的推荐。

数字化转型曾被总结为:在线产生链接,链接产生数据,数据产生智能。

当平台能通过数据积累,给与用户智能化推荐,这是数字化转型的更高level。高频消费的书可以这样,低频消费的房也可以这样。

贝壳为整个行业搭建了更高的标准,更透明的机制,这也倒逼了其他参与者要适应新的生态、做更品质的服务。

正如杨国安所说:“贝壳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案例,它从链家,一个自营变成一个加盟,再加上开放的生态平台,整个过程转型很大。”

如果贝壳找房是一个产品,那这个产品的特色之一,就是绝对意义上的体验为王,这也是最大的产品力。没有数字化基建,这种体验是不可能的。

看上去似乎有些抽象,似乎可视化程度还不是很够。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汽车行业正在发生的数字化变革,也许就能获得更多的画面感。

因为在汽车领域,人们已经可以看到数字化、智能化带来的一些惊人改变。

特斯拉掌门人埃隆·马斯克说,在迭加了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之后,特斯拉的车子像手机一样,已经是消费电子产品,也改变了人们的驾驶体验,虽然不能完全放开双手,但是这款智能网联汽车能够根据驾驶者的出行习惯,在特定的时段推荐最适合自己的目的地,并根据路况推荐更加节省时间的路线。

而在贝壳,除了智能推荐房源之外,VR等相关技术的应用也能让用户体验足不出户看房的便捷,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功能——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

特斯拉甚至还在改变行业。因为当无人驾驶完全实现时,人们不再需要买车,只在需要的时候召唤一辆无人驾驶汽车即可,汽车制造商由此变成了出行服务提供商,不再有卖车业务。

现在,几乎所有的大型车企,都在向“移动出行服务商”转型。

贝壳正在经历同样的过程。

通过数字化工具,贝壳找房变成了一个超级应用,并且具备了改变人们的居住服务体验甚至居住方式的可能性——贝壳找房CEO彭永东也说过“新居住是产业的闭环化”,这是一种对于行业赋能者的身份认知。

主动从行业领导者变成赋能者,牵引整个行业向产业互联网的未来迈进,这是贝壳对这个行业运行模式的最大改变,也无限接近彭永东的预期目标,“(作为CEO)有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最大价值在于我不断confirm,变着花样去阐释未来那个B点是什么样子,同时我们也不断告诉大家,我们已经在这个(接近B点)的正确过程中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